田野调查

2017年暑假铜川方言田野调查笔记

来源:   更新时间:2017-09-13   
       铜川境内的方言点一共设置了六个,从北到南依次是:宜君县尧生镇、城关镇,印台区阿庄镇,王益区黄堡镇,耀县坡头镇、瑶曲镇。
       2017年8月2日到8月13日,我们完成了对铜川宜君县(尧生镇、城关镇)、王益区(黄堡镇)三个方言点的正式调查,前后共12天,每天都过得充实紧张。在第三个点调查完的时候,觉得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不那么紧绷了,心情是极其放松的,终于不用再满怀愧疚地说:“对不起,我只进行了预调查,还没有开始正式调查”。真的是愧疚,看到项目组里的其他老师晒出外出调查的工作照,我就很着急。现在自己也终于做了一部分的调查,不用那么慌张了。在这次调查期间,有感于第一个方言点调查的重要性,有感于发音人的热心,有感于邢老师学生的细心帮忙。
       万事开头难,有个好的开端让我们受益不少。宜君县尧生镇是这次方言调查的第一站。多亏邢老师的介绍,他以前的一个硕士生正好是尧生人,一联系,原来就是尧生镇附近的西舍村人。这位学生的父亲1959年出生,虽比我们规定的年龄小了三岁,但是其他各方面条件都非常符合,于是我们就选定他作为我们的发音人。多亏邢老师学生的帮忙,她看我一个人去调查,就和她父母商量,最后让我住在他们家,于是我有幸住了几天窑洞。正因为这样,我得到了好多细细揣摩、随时核实的机会,弄明白了之前有疑惑或不太能辨析来的几组音,例如[ȶh
tʃ tʃh ʃ ʒ],尤其是“分飞、纯锤、春吹、炖对”等音的分合,当地人确实不大能区分这两组音,但是你仔细观察他们的口型,你会发现,带鼻音的一组字舌位要高一点,因为它们变成了鼻化音,虽然很弱,但气流也要从鼻腔流出,而后面的元音尾韵的字,气流不从鼻腔流出,所以口型稍大。同时还能随时随地听到他们最自然、最地道的说法和一些最富当地特色的词汇。例如,当地盛产苹果,发音人在聊天中,聊到给苹果树锄草时,“锄”读为[tshɿ24],但是在调查单字时,他就读成了[tshou24]。可见“锄”字有两读。“两来子”指称男不男,女不女”的这种人,“生胚子”或“弹蹄子”指称霸道的人,“轻里打”指轻轻地打,“□□[phei44tʂɤ21]”意为修理等。因此,我们应善于捕捉他们不经意间说出来的一些字音、字词,农村生活中的语言真是丰富多彩。
\


\
早晨6点半左右的天空
 \
院子里种的苤蓝,当地叫[tɕhiɛ52læ̃21],去皮后拌凉菜吃。
 \
几乎家家都有花椒树,椒叶可食用,当地的花卷里就放了椒叶。
 \
这是早饭,丰盛吧!饮食虽然很清淡,但很健康。

       发音人的耐心和热心对我们是最大的鼓励和支持。
       尧生发音人王叔叔当初在自己女儿写硕士论文的时候,就作为发音人完成当地的词汇调查,并且还陪女儿到山区棋盘镇调查过,可以说已经对我们的调查过程很熟悉了。发音时,他充分调动着自己的发音器官,好让我观察、模仿,如果我没听清楚,就不厌其烦地示范。并且,只要我不累,他随时可以配合调查。所以,在他们家,我基本上每天工作九个多小时。从他身上,我看到了一位农村父亲对女儿学业的全力支持,以及富有耐心和责任心的工作精神,同时,他的待客之道也令我深深感动。很遗憾的是,只有他发舌叶音的一小段视频,却没有留下工作照以及跟他的合影。
城关镇发音人的确定稍费周折。城关镇外地人口较多,找三代以上都是城关村的老户着实不易,我们第一次找到的是从塬上搬来的,第二次找到的祖籍是湖北,第三次找到的虽是当地人,却在外地当兵多年。多亏这些人很热心,他们人脉较广,帮我们把能想到的居住时间较长的人都联系了一下,但是要么是身体不好,要么是牙齿不好,不能区分“天”“牵”,要么是反应比较迟钝,我们差一点要转移阵地,先去王益区了。因为一位合适的发音人对顺利调查能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。最终,我们找到的是一位姓樊的叔叔,他年轻时曾在农机站干过,对农业方面尤其是育种方面颇有研究。樊叔叔不多言不多语,很守时,他的那句“我既然答应了,就把这件事做好”的话最让我们欣慰。受当地大环境的影响,樊叔叔的普通话说得不错,他说,为了让更多外来人口听懂,当地人就会更早、更快、更积极地吸收普通话的一些音或说法,外地人也会这样。结果,樊叔叔在单字调查过程中,普通话和土话就会乱串,也有一些字他会坚持念成普通话,只在聊天时或解释的过程中才说出这个字的当地音,例如“地、毒、度”等字在口语中都读成了送气声母,但他在单字调查中都念成了不送气的。不过,这些问题都在录音过程中解决了。我们的调查流程是先纸笔调查,而后是边录音边核对。我们发现,发音人在录音的时候,其实是比较放松的,因为经过前两天的纸笔调查,他们进入状态了,所以之前说错的,大部分会在这个时候纠正过来。
 \
蓝天、白云,真好!
 \
龙山公园的标志性建筑
 \
 
\
这里的人较长寿,彭祖的故乡就是城关镇十里铺
\
       当地线不够了叫“线缺了”或“线短了”,所以鞋的号不全了,也可以说成“短码”。
 \
这个方言点的调查有学生帮忙了,开心!

 \
边录音、边核对,学生负责录音,我负责核对。

       王益区黄堡镇五星村的张叔叔,是我正月里预调查冒找的发音人,他也是一个非常非常热心的人,酷爱读书,喜欢这些读书的人,我想这也是他愿意配合我们调查的主要原因。
       张叔叔已75岁,有一条腿不太得劲,看书看报需要用放大镜,但身体还算硬朗,每天骑一个小三轮车往返家与我们住的小旅店,不是很远,大概有三里路左右。我们本想着去他们家记音的,但是一开始他老伴不理解我们的工作,以为我们是搞传销的。听我们说会给劳务费,她说:“小便宜不能沾,热闹不能看”。第一天下午调查时,阿姨隔一个小时会给叔叔打一次电话,以确保电话畅通。不过,第二、第三天就好多了。
       张叔叔声音洪亮,牙齿好,吐字非常清晰,这在纸笔记音时是个非常的优势,但是录音时有时就会成为障碍,因为某个音的语图上出现又窄又高的黑线的话,听到的音是不流畅的,得重录,所以我们就不停地调整声卡音量按钮。再次谢谢张叔叔一遍遍地配合着我们。我们的劳动强度其实还是挺大的,张叔叔的那条不太得劲的腿总会发麻,中途我们会休息几次,他就站起来在旅店门外兜一圈,接着回来干。
 \
 

\
张叔叔用放大镜来看,难为他了。
 \
这是韬黍,用来做笤帚的,不同于高粱。
 \
过了这条河,离张叔叔家就不太远了。
       学生是很好的监督者。非常感谢邢老师现在的硕士生庄佳,她跟我一起调查了两个方言点(宜君城关镇和王益区黄堡镇)。在这之前,她随邢老师完成了实习调查,所以她的辨音能力也不错。这样,我们两个人在音系确定以及后面的记音中可以互相监督,避免很多错误,也能及时发现并解决一些问题,在给她解释的过程中,还能加深我对当地语音的认识。同时,为了不出丑,我会听得更仔细,但有时还是会犯错。这就是所谓的教学相长吧!
       最后还有一点心得就是:不要一次次“逼问”发音人,尤其是语法调查的时候,如果用调查表上的例句问不出来,就换种说法,兴许发音人就懂了。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刘艳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2017年9月12日


主办单位:语言资源开发研究中心       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陕西师范大学文汇楼A座
联系电话:029-85318838        E-mail:yyzykfyjzx@snnu.edu.cn
技术支持:动力无限